端木蕊赶往泰山,想要阻止安逸射日,霍璞失踪,她不知道射日之后还能不能找到儿子。时间很紧迫,正午时分,泰山之巅,玄野就会操控着安逸射掉天上最后一个太阳。一切都准好了,就等着太阳当空的时候了。端木蕊要赶在这之前劝说玄野暂停射日的计划,虽然她也没把握,可是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。

泰山之巅,山风凌厉,正是人间的冬季,虽没有下雪,山顶却极冷。安逸身披一件厚厚的大毛斗篷,坐在一张椅子上,他的旁边是玄野,玄野的身后站着的是宣哲。季阳站在不远处,身后一队黑衣人。叱云和向日也坐在玄野的身后,他们的头顶上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的顶幕,用了耐火的金丝制成,以防被太阳的碎片灼伤。风和日丽的,泰山之巅,沙漏指示着时辰,每个人店铺耐心等待着。叱云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山间的一草一木,忽然觉得很后悔。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做错了,可是现在,谁又能阻止玄野呢?怕是不可能了。安逸被他操控着,这几天一直单独关在一个地方。温牧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昨夜,温牧和言心夫人一起消失了。玄野并不生气,也没有派人去寻找。玄野的心里只有一件事,在他看来一旦自己成为三界之主,没有谁敢不服,也没有什么是自己得不到的。对于言心和温牧,玄野明白她一直反对自己的做法,温牧虽然什么都不说,可是也是一样的。季阳这孩子虽然不像自己,可是也只有季阳对自己言听计从了。玄野胡思乱想着,心情有些激动,戴着面具的秋烟忽然回来了。玄野长出一口气,他一直担心秋烟会背叛自己,没想到她还是回来了。这令玄野很高兴。他有他的打算,秋烟之貌美,他是见过的,比之当年的言心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虽然说满腹仇恨难免心狠手辣了些,不过玄野相信自己总能够收伏她。

秋烟忽然跪倒在地,玄野吃了一惊,问:你有什么事情快说,何必行此大礼?

秋烟说:我去找儿子,儿子却失踪了。儿子在人世间,恐怕这世界黑暗来临之际我找不到儿子,还请宫主推迟行动的日子!

玄野大怒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说:秋烟,我知道你想念儿子,可是整个地宫的人都在这里,就等着正午时分安逸射日,我不能因为你一句话就让这么多人白等啊!更何况为了今天我也就失去了儿子和女儿,难道说我不比你更难过吗?

秋烟刚想说什么,玄野接着说:季阳,护法累了,给护法搬把椅子来吧!

秋烟如何坐得住,可是玄野不再看她,闭上眼睛,嘴里念念有词,准备指挥安逸射日。秋烟的反对,是玄野下决心提前一个时辰行动,虽然可能会功亏一篑,可是安逸在自己手上,以后还会有机会。

安逸忽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,这之前,他一直闭着眼睛坐在椅子里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半个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草书小说只为原作者佛前花青莲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花青莲并收藏半个人生最新章节第七十三章 射日